© 石榴种植基地|Powered by LOFTER
任性的主站,图都在子博客。
主站这里想到什么就写写,心情好了就发图~

你们不觉得很好笑吗,我真是想也想不明白,送走我撇了我的是她,接我回家的是她,电话里怒斥我的是她,握着方向盘跟我哭的也是她,对我说“你这么难过你干脆回家吧,我们送你出去不就是为了让你开心么。”“你怎么有什么事都自己憋着不和我说,以后不要再自己扛了”的是同一个她,砸我房间门不听我解释对我吼叫的是她,带着泪问我回家就那么不好就那么让你害怕吗的也是她,坐在我床边哭了整整一夜把我吓得手足无措的是她,跟我说你不要为我出气你要接受又不告诉我接受什么接受多少的也是她,抱着我叫宝贝宝贝的是她,对我说你们都逼疯我的也是她,
现在她明天要来了,我什么都拿不出手,我不知道应该与她说什么,对她瞒多少,多少是不需要瞒的,我只知道大多数问题说出来是徒增烦恼,原本我可以都不说坦坦荡荡的闭嘴,现在我闭嘴不说也要得罪谁。
我也要疯了,我又能怎么办,我还能怎么讨好她,我还能怎么让她开心,我能用的方法都用了,我还能怎么办,为什么大家不能开心一点,坐下来,吃一块海鲜饼吧,求你了。
好像我做什么她都能失望,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怎么让她开心,她哭了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我现在稍微长了本事,她哭了我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