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榴种植基地|Powered by LOFTER
任性的主站,图都在子博客。
主站这里想到什么就写写,心情好了就发图~

今天不做相声演员,今天作诗。
医生只是阻止了我去死并没有阻止我想死,我很难受,我很痛苦。
我要爆炸了,我上一秒还在开开心心,下一秒就能很难过,我自己控制不了。
我一直很想说,我想你,我一开始觉得这个“你”没有特定的内容,我觉得我无病呻吟,特别矫情特别不妥,后来仔细想了想有很多个“你”,但罐子仍然是破罐子,摔过的罐子永远是破罐子,没有明天会更好,也没有伤口会愈合,愈合了我也要把它撕开,一天一天的流血流脓,梦里的女人也在一步一步地阴道流脓,就是不见天日的东西,就是很恶毒的东西,就是很不妥,
伤口怎么能愈合,做错事的人为什么能被原谅,她不能被原谅,所以我也不能被原谅,没有人可以原谅我,我自己不会原谅我,每天晚上闭上眼做噩梦,睁开眼就是控诉。
明天很远,今天很近,在很近的地方没有人说“有我陪着你”。
我的电话会被挂掉。
没有声音也没有拥抱。